相关文章

日新月异的南京城建中似乎还缺些什么(图)

  南京市雕塑工作室王金喜主任向记者介绍,目前南京市区有数百座大大小小的雕塑,但真正能纳入中国城市经典雕塑之列的却为数甚少。前不久,国内一家知名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反映整个中国城市雕塑百年历史的大型图书《20世纪中国城市雕塑》,入选的江苏和南京作品数量极少。

  王金喜说,如果把城市比作西装,城雕就应该是那条相得益彰的领带,“领带”越精致,就越能显示这个城市的文化品位。在一些雕塑家眼中,南京太缺标志性雕塑了,只有雨花台烈士陵园烈士群雕、南京长江大桥纪念性装饰雕塑等为数不多的雕塑,能够代表南京乃至江苏省雕塑的水平。这些雕塑作品当时集全国艺术家智慧创作而成,堪称是南京雕塑的骄傲。

  70岁的雕塑家戴广文,曾以创作南京新街口广场孙中山铜像雕塑以及参与雨花台烈士陵园浮雕而闻名。他说,城市雕塑无声而直观地显示着一座城市的艺术修养和规划理念,也讲述着城市的历史人文。虽小,却重。像武汉的黄鹤楼前的三国人物雕像群相映成趣,突出了湖北特色,北京王府井的组雕《逝去的记忆》,老北京触手可及。南京莫愁湖的莫愁女雕像、梅园新村的周恩来铜像、大桥公园内的刘伯承塑像等让人耳目一新。但坦言之,这种有个性、有特色的城雕还是太少。他认为,南京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城雕应是她一抹明媚动人的眼波,而不应是一种伧俗碍眼的累赘摆设。要让城雕带来时空厚度和艺术氛围,成为中外游人了解南京最直接的景观。

  前不久在南京江心洲因创作“农家乐”雕塑而受市民好评的雕塑家王公范认为,城雕做得好的是艺术品,否则就是垃圾!据其介绍,今年上半年,北京安定门立交桥北侧一座造型丑陋的“和平鸽”不锈钢雕塑被拆除。我省徐州市今年在主要出入口也拆了6尊陈旧雕塑。重庆则拆除了一尊高达25米、投资210万元的大型城雕“腾飞”等。

  面对前车之鉴,南京市也有不少城雕是仓促上马的,失之粗糙。例如,山西路广场上的圆球雕塑、玄武湖内的龙雕塑被拆除就是沉痛的教训。在西方发达国家,城建规划明确规定城建资金的2%用于艺术品雕塑建设。而我们的一些城市在城建中却没有重视城雕的整体规划,有的城雕掺和了人的主观意志,有的制作不错,但没有表现城市风情,有的文字说明甚至出现错别字,一些雕塑与周边景致不协调等。

  记者在采访中惊讶地发现,南京市至今仍没有一个管理城市雕塑的牵头单位,成立于1984年的南京雕塑工作室,原有雕塑工程师、艺术师20余人,如今仅剩下五六个人。设在这里的原南京市雕塑家协会,如今人去楼空,只留下一块牌子。因有关部门很少邀请专家参与城雕的规划设计,这里的雕塑家基本赋闲,而一些酒店、商场门前的雕塑完全是商家行为,艺术性不强、随意性太大,雕塑家曹维生深有感触地说,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已有《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办法》,建什么样的雕塑、经费有多少、安放在哪里都要申报并取得许可,而南京市在很大程度上却是无法可依,这也是导致眼下南京城雕混乱的源头之一。因此,必须尽快给城雕立法。实习生王璟记者 刘大颖 祖六四